首页 生活 资讯 社会 财经 国内 国际 金融 理财 科技 文化 旅游 图片 教育
首页 > 图片 > 正文

剧集“变脸”引争议 导演这样回应

2020-07-27 09:34:07 益群网

作为导演和编剧,田里对自己仍然有信心,他认为目前能看到的负面评价大都归结于自己想要在创作上有所突破给观众带来的心理落差。

图片来源:《河神2》官方剧照

图片来源:《河神2》官方剧照

原标题:《河神2》变脸引争议 导演:我花135天是为了拍跟第一部一样的东西吗?

2018年底《河神2》开机的时候,主创几乎是原班人马,场务、助理都没有换人,连住的宾馆都和以前一样,这给导演田里一种熟悉的感觉,仿佛剧组没散,“大家先回去歇了22个月再重新开机”。

回到2017年那个夏天,没有一线明星和大IP加持,网剧《河神》在爱奇艺的点击量突破了13亿,豆瓣评分一度高达8.4分。那时网剧正朝精品化的路线发展,《河神》也给了田里这样科班出身的青年导演出头的机会。借由《河神》,田里和两个合伙人成立了自己的影视公司——闲工夫,专注于网剧的制作。

当年拍《河神》的时候,田里压根没想过还会有《河神2》。因为改编很难,原著只有薄薄一本书,还是以故事集的形式,借助郭得友这个人物,把诸多奇闻异事串在一起。但随着《河神》将一个知名作者的非知名作品通过影视化转为IP,将这个IP延续下去的价值便不言而喻。

三年后的夏天,《河神2》姗姗来迟。开局并不顺利。先是李现因为身体原因缺席《河神2》,不是所有观众都愿意接受金世佳对“小河神”的不同演绎;又有主要演员出了花边新闻,虽然《河神2》仍然制作精良,但播出过半,这部剧的豆瓣评分落在7.5——在国产剧里这仍然是一个代表高品质的分数,但和前作相比,影响力和口碑都有差距。

作为导演和编剧,田里对自己的手艺仍然有信心,他认为目前能看到的负面评价,大都归结于自己想要在创作上有所突破给观众带来的心理落差。

田里对现在的观众反馈不意外,当年《河神》的火爆反而在他意料之外。“怎么会这么火呢?我觉得好多地方拍得都不满意。”于是在拍《河神2》时,他期望能做全方位升级,从创作,到制作,再到规划、格局、世界观,都不一样。形容《河神2》不满足于升级,而是要换代。

这无关好坏,仅仅是个人偏好问题。田里就是单纯地不愿意拍“第二季的第1集是第一季的第25集”那种剧。他推崇的是美剧《真探》和《冰血暴》,每一季说的都是完全不同的故事,但是观众能明确察觉到这是同一个系列。但在国内实践步子不能迈得太大,《河神2》不可能真如那些美剧一样换一批人物,讲一个新故事。在故事上《河神2》还是延续着第一季的脉络,但在此基础上,田里又想要突破,希望它“哪哪都不一样”。

“最大的难点就在这儿,既希望《河神》还是《河神》,又希望《河神》不是《河神》。”田里说。

一些观众觉得《河神2》节奏变慢了,配角过多抢了主角的戏份。在田里看来,这或许是因为《河神2》讲故事的方式变了——大部分新加的人物都是贯穿性的角色,不像《河神》更多是在单点上展现观众未曾见过的奇观。《河神2》用24集撒了一张大网,终极快感来自于最后收网那一下。

这样的变化也是在为《河神》系列化做铺垫。主观上,田里确实希望几个主要角色的戏份平均一点,他试图通过《河神2》描绘一幅民国市井江湖的众生相。“《河神2》是一个典型的承上启下式的排布,先把世界观凿实了,同时把每个线头撑开,这样无论接下来想往哪拽都有可能。”

这在无形间提高了观看的门槛。“不太适合把它当成爽剧去看,可能在前面埋了一个扣,到七八集以后才解开。”

在创作上,田里是“金线论”的信奉者。《河神2》之外,过去三年,闲工夫筹备的项目还有好几个,但他总觉得“差口气”,这导致三年间公司只拍了一部戏。近日,界面文娱和田里聊了聊有关《河神2》的争议和对网剧行业变化的看法,以下是对话部分内容,界面文娱略作编辑。

界面文娱对话田里

所有的评价都来源于期待

界面文娱:《河神2》播到目前为止,你个人觉得满意吗?

田里:满意啊,我对最后的呈现是满意的。你要说观众的反馈,包括豆瓣评分之类,肯定是有不理想的地方,但这对我们来说不构成遗憾。以创作者来说,这部分声音固然不应该屏蔽或者不屑,还是要吸取教训、积极正视,但起码可以不用太往心里去,毕竟“场外因素”居多。另外,这样的声音也在我们意料之中,并且是可以理解的。

界面文娱:《河神2》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启动的?

田里:《河神》播完之后有个庆功宴,龚宇博士和国富老师一起举了块牌子,写着《河神2》正式启动。说实话刚开始我也没太当回事,没机会静下心来思考具体怎么操作。说不清是哪个点触发了这个项目的启动,可能一方面是平台做好准备了,另一方面,我自己也说服了自己,决定了如果要做《河神2》,就得从另一个纬度去讲这个故事。再写24集,做一个48集的《河神》?那就没意思了。

整个过程就是自己在给自己挖坑,得发现这个事情的乐趣之后才愿意去继续跟进。比方说, “小河神”在水里最厉害,他的绝招是“点烟辩冤”,那这次就不让他用这些东西,一上来先把河封了,小河神下不了水,再过几集把“点烟辩冤”也封了。那作为一个叫《河神》的剧,还能怎么发展?我们就硬着头皮往下推。

如果仔细看的话,《河神2》和《河神》处处都不一样,包括那些所谓的《河神》经典符号,我都希望有一些变化,甚至是颠覆。

界面文娱:《真探》和《冰血暴》每一季讲的都是不同的故事,你说的相同的那个部分是指拍摄的风格还是整体的气质?

田里:气质。其实拍摄风格时常会不一样,《冰血暴》第二季用了大量分屏,视听手法和第一季并不完全一样,但你会发现案件跟第一季有关联,主题的内核、讲故事的那种范儿,所谓的“文学性”,是一样的。风格可以千变万化,但范儿是要有一定的规范,在一定的范式当中的。在这个框架里面做突破才叫创新。很多东西很难总结,但就是会从骨子里透露出一种气质,我希望我是这样的导演,也希望《河神》是这样的剧。也许真到哪一天,“津门天团”都已经不是他们四个了,但是观众一看就知道这还是《河神》,这是比较理想的状态。

界面文娱:那你想给《河神》定的范儿是什么样的?

田里:贴地飞行。这个也是霸唱老师原著的气质,包括他的其它作品也都带着一点这种感觉。虽然有很多怪力乱神的内容,但不是胡说八道,不是信马由缰地展现想象力,所有东西是有据可查的。所有的民俗、传说、道理、规矩都是来源于当时那个鱼龙混杂、三教九流汇聚的港口都市。九国在那里建租界,贫富差距如此之大,又是很多北方曲艺的发源地,大家都是会讲故事的人,天然会把传说合理化,条例化。你会觉得只要是在民国的天津,这么邪乎的事,还就真有可能发生。这是《河神》原著最核心的气质。而故事层面,我们真正借用到剧里的部分,其实很少。

界面文娱:我自己看到现在的感觉是,《河神2》比较走内心戏,强调一些人物的成长、变化,这样的话这部剧瞄准的人群会不会跟《河神》有一些差别?

田里:我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两部剧都是同一批人拍的,主创的品位和喜好没有变,应该不会三年前拍的戏是一部分人爱看的,三年后再拍一部续集,就变成另一部分人爱看了吧。当然会有人觉得《河神》比较恐怖和烧脑,会流失一部分女性观众,是不是《河神2》要稍微照顾一下?多加一些情感戏?但我肯定不是照着这个路径去规划的。《河神2》就是自然而然,要打开格局,夯实世界观,想让它有更多可能性,并且建立一个市井江湖的群像。我没有预设目标观众是谁。

我个人觉得,我没有“停下来”写人,没有为了表达一个人的内心戏多丰富就停掉案件进展。《河神2》是明确的探案剧,一定是以案件为依托向前走,不管出于什么理由,建立人物和描绘情感,最后都要落在案件上。

但我理解部分观众的反馈都来源于期待。我看《河神2》是冲着像《河神》一样光怪陆离的世界,或者奇异的案件来的,我就一直等着看呢,结果我发现你在放慢脚步描绘人物,就造成了心理落差。但我相信这种落差并不是因为本身的品质有问题,我有这个信心。

我看布鲁斯南的《007》看惯了,突然换成丹尼尔·克雷格我也不适应。新版《蜘蛛侠》完全是走青春片的路线,不是孤胆超能英雄的故事了。一定会有人不习惯,不喜欢,这很正常,先入为主是人之常情。但也许我相对理智,不管是新的《007》还是《蜘蛛侠》,我都能接受,甚至更喜欢。

回过头来,作为一个创作人,排除那些恶意谩骂,所有的声音我都接受。没办法,大家就是有那么高的期待,换角也好,花边新闻也好,它都共同形成了一种“观剧体验”,是捏合在一起的。强迫观众只聚焦于故事、创作,不认可他们因为场外因素而给出负面评价,这都是不合理的,也不公平。因此《河神2》现在有这样的反馈,是一个必然的结果。第一部的观众反馈对我来说倒是个意外,怎么会这么火呢?我觉得我好多地方拍得都不满意。

你问我遗憾吗?我一点都不。当时并不是明明给了可选的两条路,我硬要较劲走那条难走的。不是的,就一条路,不走我就掉下去了。所以我还是挺平常心的,拍《河神》和《河神2》都算得上问心无愧,确实有很多不足,但构不成遗憾。

至于目标观众的问题,我觉得《河神》和闲工夫其它的项目,一直在尝试所谓的“分众”和“精众”概念。我本人就不是一个特别大众化的人,我也不是一个擅长拍合家欢故事的导演。即使我拍商业片,还是会不自觉地往里收,往深走。站在这条线上,我相信喜欢《河神》的人一定会更喜欢。这跟现在复古、嘻哈、克苏鲁、赛博朋克这些亚文化崛起的思路是一样的。原来根本没人关心它,但无论多小的点,只要坚持做精,一定会被放大,或者在它自己的圈子里被放大。《河神》也是,我以后做项目也是,我只期待它在对它感兴趣的那批观众里面被发酵。

界面文娱:所以你倾向于做一些小而美的东西?

田里:不一定是小,也有可能大,但是一定得美。我喜欢极致,比如说我喜欢类型片,恐怖片就吓死我,喜剧片就乐死我。我不太喜欢类似于都市、爱情、科幻各个类型混在一起,用一套精密计算尽量多地打到不同观众的点,走量,铺大面。也许你会说《河神》就没有一个特别明确的标签,你说它是喜剧,还是恐怖,可能都不极致,但它是在《河神》那个语境下,在《河神》那个范儿里,不断往深了走。这个尺度是我一直很难拿捏的,可能现在境界还不够,以后慢慢再试图寻找所谓创作上的依托。

“总有一根金线在那儿悬着”

界面文娱:《隐秘的角落》也不算那种一看就会大爆的剧。

田里:对,如果要我事前来预估的话,我会说我很喜欢,但不敢说它一定爆。现在国内整个影视行业的大环境,还没有形成一个规范或者是规格,观众的观影模式也没有固定,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我们就处在这么一个还挺有趣的环境下,它一定会越来越规范,变数越来越少,规律会被总结得越来越客观,越来越往成熟的影视工业体系靠拢。这当然是好事。但这个时代有这个时代的魅力,对于青年导演来说,乱也意味着机遇。而现在突然又到了大浪淘沙的阶段,疫情也在淘沙,留下来的都是有本事的人。

界面文娱:你也在筹备一些其他的项目,可能需要看得更远一些,你觉得和三年前相比,现在网剧市场或者说观众的口味会有哪些变化?还是说你就是倾向于去做你自己想做的那一类东西,不是特别在意外界的变化?

田里:投其所好太难了,或者说但凡抱着投其所好这个心态去做的,大部分都成不了。但是有一个准则是不变的,就是好故事,品质足够高,不注水,不糊弄。它总是有一根金线在那儿悬着,而且现在的观众越来越认这根线,这对于创作者来说是非常好的消息。不像几年前,市场、营销、咖位……影响成与败的因素很多,甚至于创作本身都不是最重要的环节。但是现在,喊了这么多年的“内容为王”,好像内容真的“登基”了。

虽然我们老在说,文艺不分好坏,艺术不分贵贱,每个人的创作都应该是自由的,只是口味不同众口难调而已,但是说这话的前提,一定是你站在那根金线上面。如果还没够着那根线,还是在想着糊弄观众,也别谈什么风格各异、百花齐放。

界面文娱:在国产悬疑剧这个领域,大家会觉得2017年是一个关键之年,《河神》包括和你们同期的《白夜追凶》《无证之罪》各有亮点,之后两年就发展到了一个瓶颈期,一直到今年《隐秘的角落》大爆,但它已经不是那种特别传统的悬疑剧了,后面这个类型如果要再出新的话是不是更需要一种其它方向的突破?

田里:这聊到了一个关键,就是在中国做剧、拍电影的出路。《无证之罪》和《白夜追凶》之所以出色,并不是因为创新,而是因为用心,各方面都不凑合,这是好作品的前提。但是在规格制式、讲故事的方式和技术上,算不上很大的突破。这么说也许有点自夸,我觉得《河神》是在创新。到现在,网剧这三年,还是没有太多新的东西出来。

所谓的新是新在哪儿呢?得找准自己的位置。在中国拍东西,太多所谓的借鉴和对标,高呼审查和预算不要束缚我们的手脚,要圆我们的美剧梦。如果真的给你很多钱拍三集,你觉得你就是英剧了?给你很大牌的演员拍十集,你就是美剧了?未必。而且我们为什么要成为人家那样呢?纵然我们奉美剧为经典,但一定要有自己独特的地方。

《河神》一直在尝试把传统文化、民俗民韵揉进故事和人物,哪怕不成熟,比美剧差好几个档次,但它就是一个外国人拍不了的东西,这是它最大的价值。以后不管是《河神》系列还是闲工夫做的其它戏,我们都会把独特性放在非常靠前的位置来考量。我觉得《隐秘角落》也是这样,它讲了一个不探案的探案剧,它的核心就不在案件上,人家讲的就是中国式的家庭、中国式的少年面临着怎样的境遇。这跟美国和日本的青春片就不一样,它找到了在中国语境下的共鸣,所以能破圈。

《千面英雄》、《故事》、《救猫咪》早就把规律总结完了,怎么写也逃不过那几种类型。你看印度电影,先达到一个量变,它产量巨大,积攒起工业化的经验和流程。之后,再从里面总结规律,找到自己民族和国家独特的文化质感,形成质变。《我的个神啊》这种对宗教的迷茫放在哪个国家都不对;《摔跤吧!爸爸》对于女性社会地位的极端探讨,跟美国的女权主义也完全不一样。宝莱坞是印度人对独特性的执念和追求。国内的创作者也应该努力去找我们独特的地方。

界面文娱:拍《河神1》的时候有对标美剧的想法吗?

田里:谈不上对标。我们是一代看美国电影和美剧长大的人,心里有把尺子,知道好的东西是什么样的,我达不到人家那样,我也不能弄一个我平时看不上的东西那样的作品,这是审美和自我要求的问题,死磕我也得朝着高处磕。

小河神是自信和自卑共存的状态

界面文娱:你们拍《河神》的时候就想找金世佳来演小河神,到这一部的时候是怎么沟通的?

田里:我们以前就认识,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上戏的演员跟北京电影学院的人混得都挺熟。《河神2》得知李现由于身体原因实在来不了的时候,几乎第一反就是金世佳,也就一两顿饭的时间就定下来了。

界面文娱:现在小河神这个角色,你是有照着金世佳想要诠释的那个方向去写吗?还是后来他自己在演的时候演绎了和李现不同的版本?

田里:没有照着他写,是照着郭得友写。就算还是《河神》这个剧本,金世佳一定演得也不是李现那样。李现的痞、帅、灵,都是李现附加在郭得友身上的。他完成得很好,大家很喜欢。但是每个演员,一定有代表他自己的气质和处理方式,只要不跟这个角色违和,一些方向上的差别就都是允许的。

原著里面的郭得友,虽然叫河神,但也只是在他那个圈子里能收获一些尊重,其实就是底层小老百姓。只有同处在下九流的人,才尊称一声郭爷,到了租界都没人搭理他。所以他不是那种趾高气昂的状态,是很卑微的。但他骨子里透着一股傲气,是自信和自卑共存的状态。糙、油、垮、不少年、小富即安,凡事都让三分,但是你别招我,你招我就咬你。这种特质,我觉得金世佳拿捏得很好。两个版本的小河神,是两种处理方式。可以对比,也可以说我喜欢谁我不喜欢谁,但你要说谁更好谁更坏,我可能都不同意,太不一样了,没法比较。

界面文娱:金世佳之前有和你沟通他对这个角色的理解吗?

田里:我们的沟通会更随意一点。首先他没看过第一部,也没必要专门补一遍去找这个人物,他只能从剧本里面捕捉。他的理解更多来自于具体的某一场戏上的变化和诠释的方式。他先把自己套在郭得友里面,我现在就是郭得友了,我说话走路都是郭得友的样子。但是在处理具体某一场戏的时候,金世佳会先跳出来,如果我把郭得友往这边捋一点,把这句话这么掰一下,用这个胳膊把顾影搂过来,可能会更好。大概是这么个路子。

界面文娱:到现在为止,这一部里面水下的戏很少。

田里:其实挺多的,都在后面。这次水下拍摄的周期比第一季几乎翻了一倍,难度大得多,追完你就会明白。

界面文娱:难在那里?

田里:单纯拍摄上的难。我们已经算是老江湖了,这次也做了充足的准备,整个水下团队的配置人员比拍《河神1》多了很多,但依然面临各式各样巨大的困难。我们拍水下打戏需要涉及到水下威亚,水下特效化妆、水下置景等等。涉及到各种部门的衔接和配合。6米深的池子,潜下去,睁开眼,什么也看不见。戴着呼吸器下去,潜到位置准备好,可能已经憋了十秒钟了,然后要再接着演,动作还会消耗含氧量,一条不过怎么办,所有流程再重复一遍。更别说拍在水里打架了,武行兄弟一天就要换一个,没有人能坚持两天。我自己水性还可以,所以也下水当替身了。

界面文娱:整个印象比较深刻的戏有哪一场?

田里:第八集结尾银铃封那个部分,比开篇九牛钓海妖还难,水牛是难在技术,但银铃封难在设计。看似简单,无非就是纯黑和纯白的场景,但是怎么营造出空间感?怎么能区分不是人物后面立了一块白板,而是整个空间全是白的呢?它如果有顶的话,顶上的白是什么白,侧面白是什么白?两种白衔接的缝,灰度是什么?那种纯粹的距离感和质感,是非常难把握的。我们做了上百个版本的镜头来找感觉。

这些都是在制作和呈现上尝试突破一种界限。九牛钓海妖那种大场面,是想说明我们现在的技术和工业水平可以达到什么程度。但是像“点烟辨冤”和银铃封这种场面,是试图打破一些思维上的界限,让人看到,我们也是可以玩设计的,不是炫技,而是让特效设计跟人物内心相关,跟着案件走。

再比如说《河神》长镜头很多,其实《河神2》也有很多长镜头,但是发现的观众明显少于《河神》,因为这次都是不动声色的长镜头,几乎都是文戏。需要演员和机位的调度各更复杂,拍摄难度很大,但是又要有机地融入剧情,不显得跳脱。

如果你仔细看《河神2》,还会发现几乎没有固定镜头,不光镜头在动,人也在动,看似很随意的一个调度,机器轨道摇臂灯光都要跟着人挪过去,这一挪就是一个小时。我多设计一个调度,拍摄就增加一个小时。你说这有必要吗?不这么做观众就看不懂了?也不是,但这就是影视的魅力。经常弹幕会飘,“画面真好、色调我喜欢、好有电影质感”,可能观众说不上来为什么,但它能感受得到。这些都埋藏在看不见的时间成本里面。

我承认,在这些事情上下功夫,边际收益很低,从60分提升到80分可能不费劲,但是从90分提升到92分,可能要花费三倍的精力,《河神2》做了大量这种费力不讨好的工作。但这是一种对自己的交代,要不然我花了135天就是为了拍了一个跟《河神》一样的东西吗?

界面文娱:后面《河神》还会拍第三部吗?

田里:《河神2》算是打了一个底子,后续的系列化一定会开枝散叶,下一部未必是《河神3》,但它一定是在《河神》这个体系里的。

界面文娱:关于你想做的这些创新,平台会有什么意见吗?公司其他两位合作人,他们在这件事上的看法和判断跟你是一样的吗?

田里:出品方都挺纵容我的,包括《河神》的时候也没有干预我太多,从创作到制作,基本上都是我们自己的团队能说了算的。不管是爱奇艺还是工夫影业,胆儿都比较大,真敢让我这么干。合伙人之间一定是在认知和审美上趋同的。我们都是同届的大学同学,只是在三个不同的系而已,在各自的系都还算是不错的学生,也算是互相欣赏吧。

界面文娱:河神之后的这三年之间,你们主要是在做哪些筹备工作?

田里:没闲着,同时做了好多项目。我们公司的项目开发周期都很长,就是较真,老不满意,老觉得差口气,可以更好,可以颠覆,所以到目前为止大家看到的只有《河神2》。

界面文娱:其他项目主要是什么类型的?

田里:都有,要说共性的话,就是都不好拍。我们可能还是希望有一种所谓的门槛在吧,在创作上和制作上都有一定的要求和水准。因为我们三个合伙人剧组属性很强,都是一线的从业人员,还是对“手艺”这种东西比较痴迷。打动我们的项目往往都具备一定的制作门槛。

相关文章

豫狐网络 版权所有

声明: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转载、摘编、复制请注明文章出处!

豫ICP备17019456号-2

联系我们:434 922 [email protected]